五十二 温柔一刀(下)



抵不住诱惑,经不起挑逗,起伏跌宕,牛二就是那刚驾车的新手,难免显得生疏。从前的电影画面,作为教材,学的囫囵,做的不得要领。在她的牵引下,慢慢的步入正轨,获得一点实战经验。从被动变为主动,从陌生慢慢熟悉,从羞涩变得从容。就像那花丛间飞舞的蝴蝶,上下翻飞,交错环抱在一起。
娇喘微微,香汗淋漓,挥洒着汗水,浇灌着山田。牛二就像地里的农夫,亲吻着每一寸土地,汗水落入土地,引得一阵阵悸动。莽撞的突围,得到良好的回馈,终于在一阵山崩地裂的包围下,牛二累倒在山坡,望着那一眸深沉的眼睛,迷人又充满诱惑。
略显疲倦的牛二,躺在舒软的大床上,盖着被子,还在品味着刚才的一幕。梦想的渴求,终于照进了现实。曾经批判的,鄙夷的这种关系,竟然如此讽刺的上演着。牛二还不觉有何不妥,被短暂的欢愉冲昏头脑,将欲望无限的蔓延,长满了整个身体。
天花板的灰亮的灯光,她进浴室冲洗着身子。牛二辗转着,思绪开始变得烦乱。慢慢清醒的头脑,开始对刚才的一切反思。自己也搞不清怎么回事,原来柳下惠真的值得我们称颂,坐怀不乱真的只有圣人才能做到。牛二开始为自己开脱,警告自己下不为例。
她从浴室出来,躺在牛二怀里,手指在牛二脸上划来划去,牛二只是冲着屋顶发呆。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牛二一个激灵,坐了起来。她却非常淡定的,趿着拖鞋,来到门前,从猫眼里面朝外望着。只见几个二十来岁的小伙,气势汹汹的立在门外。
"你们找谁?"她问道。
"宋婉如是不是在这个房间?"外面的人又开始砸门,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。
"没有,你们是不是找错房间了。"她回道。
"少废话,给老子开门。"随后又是哐哐的砸门声,连带着踢门。
"都给你说了没有这人,你们肯定找错了。"她声音听不出任何恐惧,仍然淡定的说着。
"有没有找对开了门才知道,快点开门。"外面仍是不罢休。牛二坐在床边,望着门里的她,唯恐她开门,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。
"赶紧走,不然我打前台电话了。"她说。
"妈的,一个破女的叽叽歪歪,开门,看老子不废了你。"又是狠狠地一脚,牛二都有些担心门被踢烂。
还在担心是不是真的会闯进来,门口突然变得安静起来,好像那几人确实在找人。因为不到几分钟,楼道尽头便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,一个男的被拽到在地,一个女的躺在床上,惊恐的望着她的丈夫——就是刚才气势汹汹找错门的其中一人。
牛二还以为是她在玩仙人跳,因为她的行迹真有些可疑。无利可图的让牛二占了个便宜,世上应没这等好事。
事情并未像牛二想的那样,她像一只猫一样,窝在牛二怀里。牛二听着她气吐如兰的呼吸,在脸颊上吻了一下,眼里有些模糊,湿润。窗外还能听见汽车鸣笛的声音,听着再不那么刺耳了,牛二慢慢起身,把她放正,盖上被子,他来到窗边,从窗边的空隙望向夜空,也不知诸神是否看到,是否原谅自己的年少无知?
夜已深,除了自己的心跳,牛二再也听不见什么了,渐渐困意袭来,关了电视,也躺下睡着了。
凌晨两三点,牛二感觉燥热难耐,大脑里净是刚才的一幕幕,回味无穷,又引得一阵饥渴。躺在一旁的她,蜷缩着身子,睡的正熟。牛二向她身边凑去,紧紧的搂进怀里。身体散发的淡淡幽香,和发丝飘出的香气,惹的牛二口干舌燥。奈何她已睡着,牛二此时终于歇了亢奋,躺下呼呼睡去。
第二天醒来,牛二被扑鼻香味诱起,看到她背对着自己,在嚼着什么。她听到声音,转过头来,朝牛二问着。
"饿不?我买了些包子,你趁热吃吧。"说完她递过一个,牛二接过咬了一口,韭菜包子,味道真冲。她将桌子上的一包豆浆拿给牛二,牛二喝了一口,感觉神清气爽,一时间精神抖擞。
"几点了?"牛二终于想起来正事。
"哦,七点多一点,怎么,你今天还要上班去?"
"嗯,最近活有些多,不敢乱请假。"说话时牛二忙将包子吃完,喝了几口豆浆,够着桌子,将豆浆放上。在床上找着自己衣服,她不情愿的扭在一边,让牛二于心不忍,却又不敢不走。牛二停下找衣服,一搂手将她揽入怀,在其嘴唇上使劲吻了一下,一瞬间满腔热血沸腾,点燃心中沉寂许久的念想,这一吻变成一个开始,一个罪孽深重的导航。
粗重的喘息带着笨拙的举措,让人啼笑皆非。似是而非的探索,带着不太情愿的扭捏。像是春深季节的花朵,任那蜂蝶恣意妄为。在花丛间游弋,一片光影中,冲破云霄的眩晕中落下帷幕。
缓了一会,牛二告别了她,往公司赶去。在车上,牛二精神亢奋,面容憔悴,谁曾想竟如此耗费体力。清晨的阳光洒满天地,温煦的风吹的心情舒畅。一路上欢歌雀跃,此事真真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尔。
本不想提及她姓名,奈何后面还会多次出现,为不使读者困惑,补充其姓名:李晨曦也。
早上牛二头觉得昏沉,提不起精神,迷迷糊糊,不在状态,一直在神游。老郑那边分配的bug,也没兴趣去解。时不时跑去抽烟区,一个人陷入沉思。
若说有罪,确实有罪,诱惑的饵,抵不住三番五次。若说无罪,尚可无罪,年少的他,干柴烈火哪有不燃之说。一夜春宵,两厢情愿,有罪无罪,都在缠绵悱恻的纠缠中变的无足轻重。
时间过得真慢,牛二此刻就想回去,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,补充精力。下午接到宿舍小黄的电话。
"哎,明天领毕业证,你今天晚上要不回学校来,宿舍出去吃个饭,大学就此收尾了。"小黄怅然说着。
"好,那我下班就赶过去,到时再聊。"说完牛二便挂了电话,晚上看来又不能好好休息了,临别话语太多,思绪翻涌,泪水在眼角转悠,荡出儿女情长。
相关推荐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数字20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
实付 19.90元
使用余额支付
点击重新获取
扫码支付
钱包余额 0

抵扣说明:

1.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,按照1: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。
2.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,可以购买VIP、C币套餐、付费专栏及课程。

余额充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