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五 毕业前的狂欢

  几人跟着道士,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,终于来到一间道观前。太虚道长将几人迎进门,各自就坐后,给每人倒了杯水,便出去了。等了半会,道长进来说道,"请几位施主跟我来。"
  跟着道士,几人来到一个柴房前。道士推开门,一股青草的熏香味扑鼻而来。一盏油灯,几个草席漫地铺开,屋顶依稀可以看见天空,不时有山风吹来,冻得几人直发抖。
  "寒处也没什么可以御寒之物,只有这几个草席聊以避寒,还望不要介意。"道士一番言词,说的中肯入耳。
  "哪里的话,能不露宿荒野,便是我们修来的机缘,哪敢奢求其次。"牛二卖弄文绉绉的语言。
  "滚蛋吧你,装纯装到炉火纯青了。谦辞雅词从你嘴里冒出,怎么那么别扭。"说着小黄已经躺在草席上,左手划出一个汗的动作。
  "切,一群俗人。"牛二鄙视之,却遭来群愤。这不,牛二刚准备坐下,脚下的草席便被灞桥的抱走,说要自己盖上。
  牛二坐在小黄旁边,硬挤出一片空地。抬头望着四周。朴素柴扉,门前几株梅菊,屋后几垄菜田。闲来手捧古书,困来随处安睡。风侵雨淋,自有安身之处,身无牵挂是轻松,本就神仙滋味。
  一度神游,半刻恍惚。屋外深夜,却听见阵阵急促敲门声。牛二看宿舍几人,竟像没听到似的,还在嘻嘻哈哈闲聊。牛二鬼使般的起身开门,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。
  眼前一幕,牛二终生难忘。外面也不知几时,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打在屋前的杂草上,发着丝丝的声响。一个穿着长裙,发丝披肩,衣衫单薄,畏畏缩缩的女孩站在门前。口里发出一千,一千零一,一串串数字,头直冲着凯子方向。牛二还有些常识,自古怪力乱神,神鬼莫测,宁可虚中有,不可有中无。记得小时候对门的那个老婆婆,总是讲些鬼怪故事吓唬我们,所以对这一幕非常熟悉。面前的女子的行为,牛二基本确定是类似鬼数头发。记得老婆婆当时所说,那鬼瞅着某人,嘴里念的数字,就是正数到第几根,直到把你头上头发数完,你也就命付黄泉了。当时小时候只当是吓人编造的故事,然而眼前这一幕真真摆在面前,实在颠覆正统教育啊。
  牛二此时也顾不得太多,一手将其推开,一手快速将门关上。跑到凯子跟前,将他头发弄乱,才坐下,此时心还是嘭嘭乱跳,惊魂未卜。
  "发什么神经。"凯子一边整理自己头发,一边骂着,对于臭美的他来说,这不啻无要他亲命。
  "妈的不识好人心,你差点挂了还浑然不觉,我刚才救了你一命你知道不?"牛二也没好气的说。
  "知道个屁,神神叨叨的,一会开门一会关门,神经受刺激了还是怎的?"凯子咄咄逼人。
  "好吧,说了也不信。"牛二挤了挤,从小黄旁挤出一些位置,躺了下来。
  "不会又扯你看到鬼了吧,别看道士对你格外照顾,在我们这里,你还是老样子。什么狗屎鬼眼,骗鬼的吧。"灞桥的看来还是不信,觉得牛二是在诓他,不过正巧说中而已。
  牛二也没去理,爬了这么久的山,加之昨晚也没睡好,这会瞌睡虫袭来,眼皮直打架,不一会功夫,便睡着了。
  屋外还能听到呼呼山风,从门缝钻进来,吹的冷嗖嗖的。牛二从旁边拉了个草帘子,盖在自己身上。
  有时牛二在想,是否真的可以如此生活,放浪形骸之外,无拘无束的世外生活?其实,如果允许,短时间的停歇牛二还是可以接受,但若是长久如此,心里还是不能接受。毕竟,难以割舍的亲情,友情。睡梦里,牛二做着不着边际的梦,梦着自己出家当和尚,却对一乡村挑水妇女言语调戏,感到荒诞不堪。
  也不知过了多久,牛二被晃了起来。一看其他几人都已经起来了,小黄正使劲晃着自己。
  "睡的跟死猪一样,什么德行,赶紧起来,再不起来要错过日出了。"小黄迫不及待的说,说完便起身,几人收拾了下东西(还剩了一袋零食),便出门了。
  外面漆黑一片,牛二紧跟着便走了出来。由于他们所住的柴房与主建筑不再一个院内,因此直接可以出去。前院依稀有灯光,牛二他们一想,还是不要叨扰的好,本来想写个条子放在门口,以示谢意。无奈最后没有找到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  几人寻着山路,又向上走了大约一个小时,终于看到道士所说的落霞石。顺着小黄手机上手电筒的照射,只见荒草横铺,如云似烟。也不知什么草什么花,争相开放,微微山风,一下子吹的清醒了许多。探索着深一脚浅一脚,几人来到石头跟前。
  怪石堆砌,藤萝缠绕,天边渐渐变亮,凯子第一个爬上山石,现在一块平坦的地方,展臂高呼: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啊!
  "黑灯瞎火的,瞎扯什么。"小黄不满,也在艰难的向石头上爬。
  "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"灞桥的又跑到悬崖边,撒起尿来,嘴里嘟囔着一句。
  "这家伙不遭天谴,天理不容啊。"牛二随口说着。
  说话时,宿舍几人都爬到石头上了,一个五六平的平坦地带,像是专门为几人设定的。扑弄掉杂草,几人便坐了下来,铺开塑料袋,将仅剩的一些零食摆了上来。牛二觉得有些饿了,摸了个面包便吃了起来。
  天边慢慢的开始变亮,冲破云层照了过来。几人神情紧张,充满期待的望着东方。黎明前夕,是漫长焦急的等待。缓缓的升起,一点星光,一片,少半,一多半,全部露了出来。心里的感觉难以表述,或许是因为太阳的升起给了这些人伤感离别的另种重生,使得热泪盈眶,或许是许久未曾一同结伴旅游此刻触动泪腺潸然雨下。
  "难得毕业前能有次集体活动啊,来,"说着大张拉过其他几人,掏出手机,对着屏幕,拍了张照。"这算是完美的毕业收场啊!"
  "花开一季,人活一生,只为绚烂的来过,哪管时间的长短。"牛二对着徐徐升起的太阳,不禁诗意有感而言。
  "我为青春买单,为过去后悔就是在否定自己。"凯子也凑上来吼了一句。
  "那我也来一句,什么狗屁青春,都在我的记忆里碾过,化为灰烬,随风见鬼去吧。"灞桥的站在边上,又在搅局,刚吊起来的感觉又瞬间破掉。
  "去一边去,正经些能死?为那些曾经鲁莽闯入我世界的上下左右铺的兄弟们,又经历争吵谩骂诋毁最后相视一笑的伙伴们,为大学四年这青春无悔,我嚼了这面包。"小黄说着,被大张拍了下后脑勺,差点呛到,咳咳几下。
  "你吐吧,吐出的面包,这几年也就白搭进去了。"大张一说,小黄又咽了回去。
  咳咳,大张清了清嗓子,望着东边流动的白云,触手可及,说道,:"白云你真白,蓝天你真蓝。"小黄刚咽下去的面包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喷了出来。
  "不会吟唱就乖乖的做着,吃你的面包,喝你的水,你看宝鸡的一直蛮吃,也不怕撑着。"凯子望着那零食已经所剩无几,调侃着说。
  "管你什么事,我就吟唱。"大张这是拦不住,又说着,"高山你真高,红日你真红。"说着自己禁不住都笑了出来,被其他几人的骂声淹没。
  "没有酒啊,感情都没法表达。"牛二捡着一个草枝,在石头上乱画着说。
  "你想怎么表达,要不你说宿舍你看上哪个,这荒郊野外的,四处无人,嘿嘿。"灞桥的提出一个骚主意,贱贱的笑。
  "滚蛋吧你就。人间有路你不走,偏走邪门。"牛二说。
  "期望他走正道?心眼不正,怎能走正?"大张顺嘴接住。
  "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,贫困生争取的时候,一个个像孙子似的,办完了就不认情了。"显然这句话惹恼了灞桥的。
  "天天惦记这事,有意思吗?"小黄斜眼瞅了下,有些鄙夷道。
  "有意思。"灞桥的阴阳怪调说。
  一时间陷入相对的安静中,耳畔呼呼风声,草叶随风摆舞,像是窃窃私语,听不清说什么。几人都找不到话题,只听到宝鸡的在吧唧吧唧的嚼着面包。
相关推荐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数字20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
实付 19.90元
使用余额支付
点击重新获取
扫码支付
钱包余额 0

抵扣说明:

1.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,按照1: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。
2.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,可以购买VIP、C币套餐、付费专栏及课程。

余额充值